鄭南榕殉道25週年紀念會-專題演講 PDF 列印 E-mail

鄭南榕殉道25週年紀念會

本會許章賢董事長致詞

走過四分之一世紀—

http://youtu.be/o7D0MqAybhA 

敬愛的Nylon家屬、許世楷教授、各位貴賓:大家好。

首先,個人謹代表鄭南榕基金會向大家致意,感謝大家蒞臨鄭南榕殉道25週年紀念會,同時也要感謝基金會董事們多年來對基金會的付出。

鄭南榕基金會成立至今正15年,自由之翼墓園落成後,每年4月7日,我們都聚在這裡,緬懷、感念Nylon;而今年正好殉道四分之一世紀,我們再度聚首,回顧與展望之際,一同來想想,在Nylon為我們打開的自由大道之上,為了心愛的國度,我們又做了些什麼?

這一年來,我們的寶島台灣發生了一連串,由年輕學生串連主導的大規模抗議事件,無論是白衫軍事件、成大南榕廣場事件,或是日前才爆發的反服貿學運,共同的特色,就是他們以網路科技為媒介,將「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特色發揮得淋漓盡致,且這些重大事件的深層內涵,亦和自由民主的憲政精神有關。

而「百分之百言論自由」,以及「進步的台灣憲法」,正好是鄭南榕殉道的兩大精神指標。這其中,成大南榕廣場事件,更是掀起主流媒體與台灣人民追思鄭南榕殉道歷史的熱潮。鄭南榕基金會成立15年來,努力播下的自由民主種子,在這些可貴的年輕人照顧與保護之下,竟在這一年有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發芽與茂盛成長。

今天是Nylon殉道25週年紀念日,我們就很榮幸請來兩個代表性人物,參與這一場紀念會:一位是當年在海外撰寫「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的許教授,另一位則是點燃成大南榕廣場思想火種的邱鈺萍同學。這兩位年紀相差將近一甲子的不同世代的台灣菁英,竟得以在這個日子相會,更象徵自由民主精神的接棒與傳承,本人代表基金會,致上感懷之意,也相信Nylon看到這個場景,對於他當年即將殉道之前所說的:「接下來(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這一句至理名言,更會有所感才是。

過去的一年,為了推廣追求自由的信念,基金會受各界人士的協助,今日我們能驕傲的稱呼紀念館所處的巷弄已經台北市政府掛牌為「自由巷」,同時,我們推出了「自由巷.自由想像」文圖徵件,期許能與大眾一同營造自由巷社區;另外,截至目前為止,全台已有六個縣市訂定4月7日為「言論自由日」,而且今年,宜蘭縣及台南市政府皆針對言論自由日推出大規模的紀念藝文活動。

為了深耕人權理念,基金會的人權教案甄選活動已進入第六年,還透過座談會在全台推廣人權教育工作,期許人權教育向下紮根;我們也持續推動「鄭南榕研究論文獎學金」,鼓勵國內、外的青年學子研究鄭南榕精神與影響,從今年論文件數較往年增加一倍來看,基金會的工作受到大家一定的肯定。

另一方面,為擴大不易保存下來的鄭南榕紀念館內典藏的多元應用價值,讓基金會能量能永續發展,基金會開啟數位保存計畫,使檔案保存品質提昇,並提供佈展素材、學術研究需求等典藏品應用服務。

愈來愈多的年輕人理解Nylon殉道精神,代表台灣寶島是一個崇尚自由與民主的國度,但在他們憂慮的臉孔底下,似乎也體認到,自由是每個時代都要去費心爭取與維護的課題。

看到他們沉重的身影,我們願意為這些年輕人鼓舞打氣:當你們感到孤單或受到挫折時,別忘了在你們前面,Nylon已經為你們披荊斬棘了一段長路,你們就勇敢的走下去,Nylon的精神隨時與你們同在!

最後我想用竹梅幾天前在立法院鼓勵在場學生們的那首詩來結束今天的談話:「今天25週年,我們應慶幸有淚可以流,而不是哭不出來;我們該慶幸還有話可說,而不是說不出來;我們該慶幸還有感覺而不是心智麻痺,所以盡力流淚、盡力說話、盡力感覺、盡力行動,而終將會平靜,而終將會自由。」

 


 

許世楷教授演講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zQ9U_tjgvo&feature=youtu.be

鄭南榕先生之自由民主的課題—思念鄭南榕烈士

十年前我邀請台灣獨立建國聯盟台中分部的同志等數十人,來金寶山這裡鄭南榕烈士墓地做紀念表敬。這裡環境真優美,對我來講除了鄭南榕烈士,還有相識的盧修一立委,也有如親兄弟的許常惠教授在。常常想到來看你們,總是想不出向你們報告什麼,尤其對南榕兄你殉道以後台灣政治進步多少,台灣的前途更有希望嗎?其實這六年多以來,台灣一直走近被中國併吞之路,我無言以對,所以沒有來。

但是去年有一位你的年輕學弟—林飛帆,向你講:「我們這一代人……要如何去繼承Nylon的那把火」,「我們應該回答他,也回答台灣社會,用Nylon那個自信、輕快、堅定的語氣,喊出自己的姓名:『我叫做林飛帆,我主張台灣獨立』」。而且他們一伙人在這一次太陽花學運表現很突出,我是要來報告新一代後繼有人了。

還有一件事掛念在心的是,由成功大學命名南榕廣場的過程中生出來的,一些辯論中居然有人說:這裡有一顆大榕樹,所以我們叫南榕廣場有何妨?我曉得這或許是為了緩和贊成、反對紀念鄭南榕事蹟,要把事情轉為無政治性的,因為榕樹在所以就稱南榕廣場,也因而容易通過該命名。但是我覺得我們不要在這種場合有偷渡,我們是要紀念他的事蹟,我們應該正正堂堂表明我們要紀念他的立場,甚至稱其為鄭南榕廣場。中國國民黨的做法是先反對你,反對不了就要模糊化。關於二二八事件,先不讓你提起,禁不了之後,就說被害人不只是台灣人,「外省人」也有。我不否認,但是我們最重要是要曉得二二八事件的意義,而不是在調查被害人的籍貫。

鄭南榕烈士自焚現場的路,命名為自由巷我也很高興,但是因為是自由巷所以台北市長郝龍斌可以無顧忌地來參加,假如叫做鄭南榕巷他要參加可能要大費周章。我在台中以前的家就在平等街,要去上學就走過自由路,雖然這些都是帶著普遍價值的名詞,但是過於普遍就容易忘記具體的內容,久之走過自由巷的人會記起鄭南榕烈士的有幾個?

又鄭南榕烈士不應該只被強調其對言論自由的貢獻,這個自由的普遍價值都有時代的使命。鄭南榕烈士的自由,其具體使命在於實現台灣獨立,這是從他在公開演講時說:「我叫做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一事,就很清楚。台灣獨立才有台灣人的言論自由,台灣人才有主體性,就是人格上的自由。

在這種自由的環境下,即台灣獨立,台灣才能實現更完全的民主主義。

 

 
  
邱鈺萍同學演講 
 

 剩下就是我們的事了

大家好,我是成功大學法律系的學生,也是南榕廣場的命名人—邱鈺萍。雖然說我常常以「南榕廣場」命名人的姿態出現在各種場合,其實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因為,「南榕」這個名字,不應該是因為我命名而被大家記得,南榕應該是一直被大家記在心中的名字。

25年前的今天,鄭南榕先生為了追求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而殉道,理應是被大家尊崇與尊敬,甚而是被記錄在歷史上,可是25年過去了,真正對台灣民主、自由有貢獻的人被認為是恐怖份子,要不然就是被選擇性的遺忘在歷史洪流當中。

第一次聽到鄭南榕先生,是在大二的憲法課上。在談論到憲法第11條所賦予的言論自由之際,提到了1989年鄭南榕先生自焚促進了一連串民主改革,台灣始有言論自由。在20年的歲月裡,鄭南榕先生被以一句話不到三十秒的內容引出,大部分的同學可能繼續聽著接下來的課程內容,我也僅是把這個名字記在課本上,匆匆翻到下一頁。

而真正開始認識鄭南榕學長,是在大三。有一位朋友在那一年的4月7號換上鄭南榕先生的大頭照,上面寫著,「我叫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並附上台灣演義介紹鄭南榕先生的影片連結。全部播完了,我拉回學長在金華國中的宣講的片段重複播放:「我叫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一查詢鄭南榕,赫然發現,他竟然是「外省人」。原來,我記憶中的歷史與真實的歷史有著令人不安的落差。

說來很諷刺,許多對台灣民主真正有貢獻的人,卻從未在我們的生活中出現,不被記得。由此談論此世代的自由、民主,我認為台灣還無法被稱為一個「真正」的民主法治國家。原因在於,我們所認知的民主與自由等價值,根基在於我們能夠自由的開展言論、思想、與行動。然而我們被迫忘記我們的歷史,忘記他們的名字,甚至一旦觸碰到這些問題的核心,我們被冠上撕裂族群、政治操控的汙名。

德國有一首歌叫「Die GedankensindFrei」意思是思想是自由的,這首歌的歌詞是:思想是自由的,有誰可以猜得到她; 她一下子就消失了, 就像是夜晚的影子。沒有人可以瞭解她, 沒有獵人射得到她;她就是在那裡: 思想是自由的。 而有人把我關在昏暗的地牢裡,這些都完全是枉費功夫; 因為我的思想粉碎了這些障礙、牆壁也裂開了:思想是自由的。 或許人們在心裡面不斷地嘲笑與揶揄 ,她就是在那裡:思想是自由的。這首歌在德國是國小學生必須學會的一首歌,不像台灣在國小學的歌是「春天來了」等兒歌,在德國,你必須從小就知道,甚麼是自由民主精神,甚麼又是我們該崇敬與追求的。不知道為什麼讓我總想起了鄭南榕先生,他的神情和炯炯有神的目光,就像歌詞中所述說的一樣,他的思想是自由的,沒有獵人射得到他,他的思想也粉碎了台灣民主的障礙、國家機器所建立的高牆也因此裂開了,台灣的人民終於有自由的可能。

以前覺得「台獨」是個很可怕的東西,但又覺得中國很討厭,我並沒有察覺到這兩種想法本質上是矛盾的。而對鄭南榕學長的認識來到了他對朱高正揮出的那一拳,我這才明白,台灣現在許多問題的答案,就是台灣獨立。但認同台灣獨立這件事,並不是那麼順暢,過程中有過偷渡的想法,包括在這次的廣場命名事件上,為了試圖說服校方高層接受這個名字,一度規避隱藏鄭南榕先生以言論自由做為追求台灣獨立的手段,但經過幾度思考後,發現在一個國家內,不能大聲講自己的國家是獨立且擁有主權,是一件多麼詭異的事情。而且鄭南榕先生也一定不希望台獨的主張被汙名化及遺忘。

我常常在想,鄭南榕學長若是知道他死後的台灣變化、以及有人假借言論自由之名,行破壞言論自由真諦之事,該有多失望?又或者他依舊亦無反顧?身為所謂大學生,我們至今仍無法改變學校改變社會,我自己本身是非常失望的。鄭南榕學長留下來給我們的事情,是多麼艱困的事阿?在這次的事件中,我不禁這麼想著。飛帆學長在去年的紀念日中,他說,闔來,就是阮诶代誌,沒錯,不管多艱難,我們仍必須想望著,闔來,就是我們的事情了。於是,大埔事件我們站了出來;於是,華隆罷工我們站了出來;於是,美麗灣事件我們站了出來;於是,反黑箱服貿我們站了出來。

我們謹記現在所享有的自由權利,並不是天經地義,是25年前,你們用血淚換來的自由,25年前,你們守護我們,現在,換我們守護你們;守護台灣。

我們不會忘記,台灣是個可愛美麗自由的小島,台灣是我們的國家,我們也不會忘記,是鄭南榕先生與許多民主鬥士讓我們可以如此自由,更不會忘記鄭南榕先生所愛的台灣是獨立且自由的台灣。我願追隨他的腳步,「我叫作邱鈺萍,我主張台灣獨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