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7言論自由日-鄭南榕殉道25週年紀念會」新聞稿 PDF 列印 E-mail
今(7)日是鄭南榕殉道25週年,即便飄著細雨,上午仍有二百餘位民眾於金寶山自由之翼墓園參與紀念會並獻花追思,專題演講邀請撰寫「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的許世楷教授與成功大學「南榕廣場」提名人邱鈺萍同學,以「自由民主」為題演說。

許教授說:「十年前曾邀請數十人來鄭南榕烈士墓地作紀念表敬。這裡環境優美,除了鄭南榕烈士,還有相識的盧修一立委,也有如親兄弟的許常惠教授。常常想來,卻總是想不出要向他們報告什麼,尤其對鄭南榕殉道後台灣政治進步多少,台灣的前途更有希望嗎?尤其這六年多以來,台灣一直走近被中國併吞之路,我無言以對,所以沒有來。但是去年有一位你的年輕學弟——林飛帆,向你講:『我們這一代人…要如何去繼承Nylon的那把火』、『我們應該回答他,也回答台灣社會,用Nylon那個自信、輕快、堅定的語氣,喊出自己的姓名:「我叫做林飛帆,我主張台灣獨立。」』他們一伙人在這一次太陽花學運表現很突出,我是要來報告新一代後繼有人了。」

邱鈺萍同學則含淚說著:「25年前的今天,鄭南榕先生為了追求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而殉道,理應是被大家尊崇與尊敬,甚而是被記錄在歷史上,可是25年過去了,真正對台灣民主、自由有貢獻的人被認為是恐怖份子,要不然就是被選擇性的遺忘在歷史洪流當中。
以前覺得「台獨」是個很可怕的東西,但又覺得中國很討厭,我並沒有察覺到這兩種想法本質上是矛盾的。而對鄭南榕學長的認識來到了他對朱高正揮出的那一拳,我這才明白,台灣現在許多問題的答案,就是台灣獨立。但認同台灣獨立這件事,並不是那麼順暢,過程中有過偷渡的想法,包括在這次的廣場命名事件上,為了試圖說服校方高層接受這個名字,一度規避隱藏鄭南榕先生以言論自由做為追求台灣獨立的手段,但經過幾度思考後,發現在一個國家內,不能大聲講自己的國家是獨立且擁有主權,是一件多麼詭異的事情。而且鄭南榕先生也一定不希望台獨的主張被汙名化及遺忘。
鄭南榕學長若是知道他死後的台灣變化、以及有人假借言論自由之名,行破壞言論自由真諦之事,該有多失望?又或者他依舊亦無反顧?身為所謂大學生,我們至今仍無法改變學校、改變社會,我自己本身是非常失望的。鄭南榕學長留下來給我們的事情,是多麼艱困的阿?在這次的事件中,我不禁這麼想著。飛帆學長在去年的紀念日中,他說『闔來,就是阮ㄟ代誌』,沒錯,不管多艱難,我們仍必須想望著,闔來,就是我們的事情了。我們現在所享有自由權利,並不是天經地義,25年前,你們用血淚換來自由,你們守護我們,現在,換我們守護你們、守護台灣。」

至今,台灣已有六縣市:台南市、雲林縣、嘉義縣、高雄市、屏東縣、宜蘭縣制定407為言論自由日,彰顯出台灣為自由民主努力的成果,台南市與宜蘭縣更於今年舉辦藝術展、電影展、演唱會一系列紀念活動。本會期盼不久的將來,全台灣各縣市都能讓言論更自由,讓4月7日成為國定言論自由日。

此次追思會特別邀請來自鄭南榕故鄉宜蘭的在地樂團「游阿嬤樂團」演出,讓人更加了解宜蘭,更讓宜蘭人認同自己的土地;並邀請當初在《自由時代》雜誌社工作的夥伴們及志工們合唱鄭南榕最愛唱的歌曲——「舞女」——用以比喻台灣的現況、以及邱垂貞、邱晨為其創作的紀念歌曲——「南國大榕樹」來共同紀念他。最後,將在富豐潤文采、對這片土地充滿關懷的吳志寧清新的歌聲中,緬懷南榕。

4月7日這一天,鄭南榕紀念館全天開放,讓許多不能上山的民眾能在台北自由巷獻花追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