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口之下,我們依然爭取100%的言論自由 PDF 列印 E-mail

政治鬪爭自來就沒有尺度

國民黨從大清國末年「遂行叛亂」以來,一路鬪滿洲人、鬪中國人,到現在鬪台灣人,個個時代都是靠謀殺、刑求、監禁等野蠻手段起家。

上週六本社第一部運書專車在高速公路收費站被公路警察截下,第二部運書專車在台中被便衣人員攔截並拔槍威嚇本社發行員工。消息傳來我們員工沒有人大驚小怪。半年以來,國民黨早已派兵進駐台灣各大小書報攤,查扣、沒收的大小戰役,每天不斷。如今拔槍相向,以這麼「坦率」的暴力壓迫反對黨的文字工作者,正是國民黨自己明白向世人宣示,他從事「沒有尺度的政治鬪爭」的黨性,是數十年如一日。看他們不惜殺江南、搶雜誌來「鞏固領導中心」,更是證明國民黨的政治鬪爭是「沒有尺度」的。

面對這樣野蠻的鬪爭對手,本刊在創刊伊始,就在封底明白寫下我們的鬪爭綱領--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這是一個民主社會的「充分且必要」條件,也是歷年來黨外人士奮鬪的一個目標。然而就在本刊員工被蔣家的官兵「拔槍劫持」之前,却另有幾家「黨外」雜誌社的代表,接受蔣家「文化警察」的邀宴,並向他們乞求將束縛言論自由的手段加以制度化,好教黨外有「尺度」可循。

這使我們不得不再向這批「黨外人士」指出:

言論自由絕不可以用政治尺度來束縛。

面對像蔣家這種沒有尺度、謀殺、刑求、監禁,無所不為,把人民當作敵人的統治者,任何一個有尊嚴的人都不應該同他們妥協。更不可以搖尾乞憐向他們討求一個拿來束縛自己的「準繩」。

我們要的是徹頭徹尾、不折不扣的自由。

不論他們拔槍之後,何時開火,我們總要週旋到底,爭取百分之百的自由。
 
資料來源:自由時代週刊第88期1985.9.21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